鲁智深和李元霸谁力气,打虎将李忠和鲁智深相比有没有“不爽利”(小气)? <#21---->


时间:

李忠号称“打虎将”可从没打死过老虎,如此一个气魄的诨号,却成了鲁提辖口中“不爽利”之人。

“不爽利”者,小气也。鲁提辖气恼李忠小气,没有男儿那般豪放,史大郎都能拿的十两纹银助那女子,你如此一个身大之人,却只拿出二两银子,还磨磨唧唧,毫不爽快。因此鲁提辖看不起他。

若是读过《水浒传》的朋友一定记得这段描写,鲁达与寻找师父的史进并街头卖艺的李忠三人到楼吃喝,不巧遇到金翠莲,一番哭诉之后,鲁达顿生英雄救美的心肠,欲要拿钱资助金老汉妇女。自己身上带银子不多,于是让二人拿些银子出来,日后还了便是。史进十分爽快,直接掏出纹银十两交于鲁达,而李忠却磨磨蹭蹭从兜囊讨了半天,才掏出二两碎银子。鲁达一见心中不悦,把钱推还李忠,口中讽刺他“不爽利”,而且语气和面容之上颇有看不起人的表现。

笔者早些年之时,看到这段描写,心中如同鲁提辖的心情一样,都是江湖儿女,金银手中过,酒肉大块吃,人家鲁达和史进能拿得,你李忠为何就拿不得。为此笔者对李忠的表现嗤之以鼻,认为他就是鲁达口中那种“不爽利”的吝啬小气之人。

岁月如梭,人生须臾,时至今日,再看这段描写,心中不免感慨,你我何尝不是李忠这般人物,这才是原原本本,真真正正的底层生活。

李忠本是濠州人氏,家境贫寒,自己仗着身大力不亏,走南闯北,依靠街头卖艺,贩卖野药为生。各位试想。李忠处于底层之中,受尽白眼,吃尽苦头,每到一处,不敢住店,更不敢到鲁达常去的这种高端酒店吃喝。好不容易攒点积蓄,还要想着回顾故里,买房买地,安置家用。这与近几日网上那位“晚上不干活,不吃也没关系”的农民工有什么区别吗?不过是时代不同罢了。

而鲁达和史进则不然,鲁达身份是大宋提辖,实打实的公务员,除了基本工资外,还有孝敬银子拿,就连镇关西那样的恶霸都惧他三分。银子这种东西,在鲁达眼中,不叫事儿,今天没了,明天找人要些孝敬银子便是了。纵观整套《水浒》,梁山英雄之中,这种人不少,比如李逵、戴宗、蔡福、蔡庆等等,这些人仗着有点吃皇粮的身份,哪一个不是你若不给,我便打你的主儿。

史进的身世更不必细说,他家本就是富裕大户,家中有的是钱粮,要不然朱武一伙也不能劫他家。史进从小养尊处优,过着大少爷的生活,若不是上了梁山,日后也是大官人的身份。他是家中独子,史老爹对他十分溺爱。因此史进是个从小不知贫苦,衣食无忧之人。十两银子对他来说,小菜一碟,随随便便就舍的出手。

在鲁达和史进这两位财大气粗的人物面前,李忠自然显得十分渺小。就这二两银子,还是自己赔尽笑脸,平地抠饼换来的。就算自己再卖力,也要看人家脸色,人家不给钱,你不能强要,人家给你钱,权做施舍。赚点钱太难了,这些钱对于李忠来说,那是一把汗一把泪用辛苦换来的。

“我也是江湖儿女,我也想在别人面前摆阔,我也想每日里吃酒吃肉,我也想大把银子往外丢.....可我不能啊。我穷啊,穷让人没了志气,穷让人变得吝啬,好人谁都想做,可前提是要有钱。这年头,没有钱,想做善事都特么难!”我想这就是李忠者们的心情写照。可不是吗,没钱你想做善事都难。这年头不缺鲁达、史进这样的人,但更多的依旧是李忠这样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