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马昭如何称帝,如何评价司马昭?


时间:

如何评价司马昭?

司马昭是谁,他可是大世族司马懿的次子,其子跟随司马懿南征北战,无论是政治,军事都得司马懿真传,而手腕比其父有过而无不及。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之更是广为流传。

自司马师死后把大权交给司马昭,实际上皇帝曹髦已是提线木偶,有其名无其实。

三国演义上一百十八回更祥细描述入西川二士争功,史记上只是一笔带过,到是演义上清楚,说的是鄧艾出奇兵带二千敢死队渡阴平,翻山越岭,奇险无比,一举从广元,锦竹到成都,直捣蜀国皇宫。鄧艾骄狂,一代文武双全的战将灰飞烟灭,放在三国前期的蜀国,也是顶尖高手。

司马昭用钟会领兵二十万从汉中入手跟姜维激战,姜维不敌假降,此时钟会制约了鄧艾后也狂忘起来,想另立门户,此时有搞情报的报告钟会的行为,司马昭镇定自若,讲钟会所带部队将领家属都在北方,谁愿意随钟会造反留在蜀中,果不其言,钟会把不听指挥的将领关压起来,被监军卫瓘司马昭心腹,秘密放出各将领,讲钟会判变各家属都在北方,被关将领谁敢不拼命,一埸火拼中,钟会,姜维,鄧艾全部灭亡,而司马昭统一了蜀国。这都是司马昭的杰作。

司马昭在处理皇帝曹髦被杀事情,感到此事比较棘手,忙着找各大世贵族来商量,因他要得到这些世贵族的支持,来了不少个个充耳不闻,有一大世族叫陈泰未到,司马昭再三派人去请,陈泰讲只有杀了司马师的亲家贾充,因杀了皇上总要拉上一个大官来做替死鬼,小罗罗没用,最后司马昭终究没杀贾充,因贾充是杀曹髦的指使者,最拿了参于者执行人,本等领功受赏的陈泰开刀,灭九族,帮司马昭扫除障碍,圆了他皇帝梦的陈泰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做了牺牲品,拿忠实走狗开刀,政治斗争就是这么残酷。

司马昭心狠手辣,还不如他父亲厚道,司马懿虽权倾朝野,三朝元老,在表面上对皇上还是按礼节的,就曹髦的葬礼,就想按普通人的规格,硬是司马懿的弟弟,司马昭的叔叔司马孚,抱着皇上尸体大哭,杀陛下,臣之罪也,因司马孚是太傅,也是司马家族的人司马昭虽兵权在握,也不敢大放弃,最后经商讨才名誉上提高礼仪,实际上没文武大臣送葬,连老百姓看着都不顺眼,因天下是曹家打下来的,司马昭连人耳目也不遮,不得人心,这也是晋朝很短命的一个重要因素,宽厚他人,等于宽厚自己,司马昭再聪明这一点他不懂,因这是天意,天意即是民心,司马昭不得人心,必亡。

魏咸熙二年七月,国都洛阳市肆喧嚣冠盖如林,一片繁华景象。

晋王府戒备森严,门前车马幅凑,进进出出的人非常多。这个魏国权力的中心乍看去和平日里没有什么区别。

从外州赶来呈送文书的官员很快发现了其中的异样。晋王府以往那股睥睨天下,执宰苍生的傲气今日已全部敛去,取而代之的是如飒飒秋风般的萧肃和压抑到极点的沉寂。

晋王府最深处是晋王的寝殿,寝殿最深处的床榻上卧着一人。这人正是大魏晋王司马昭。

寝殿窗门紧闭,殿内依照祈禳之术排布着四十九盏明灯。

司马昭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努力睁着双眼。他身体无法动弹,犹如被千斤重物压住了一般,无论自己如何用力都无济于事。他知道自己已经时日无多,但心中并不惧怕。

“只要过了今天,我就还有十二年的寿命。诸葛孔明啊,你如果泉下有知,是不是会很嫉妒我呢。”

烛光并不明亮,甚至可以说是昏暗。温黄微弱的光线射在殿顶用朱红蜀锦铺就的遮尘上,折入司马昭空洞无光的双眼,宛如一片血海。

司马昭看到血海中浮现出一张张人脸,其中无数对血红的眼眸正死死地盯着自己。他认得这些面孔。

“曹爽,姜维,诸葛诞,邓艾,钟会......哈哈哈。你们这些手下败将,我司马昭在你们活着的时候都不惧你们丝毫,现在会怕你们这几只野鬼?”

血海翻滚,其中一张张的脸变得愈发的狰狞可怖。

“哼。我一生杀人无数,天下都在我脚下,单凭这些就想吓到我?都给我滚!”

血海依旧翻滚,无数张人脸杂糅在一起,变成了一个人。这人穿着一身血红色的龙袍,头顶龙冠的珠帘微微摆动,珠帘后是一张年轻刚毅的脸。

“哈哈,原来是曹家的小子啊。你说我心中所想路人皆知,那又如何?天下之大,有能者居之,你们曹家不也是用这种方法从刘家手中得的江山吗?”

“什么?你说我以下犯上,注定要被董狐之笔记下,遗臭万年?哈哈,那些只知道读圣贤书的书呆子的看法我才不在乎呢!”

紧闭的殿门被轻轻打开,一道阳光射入,照亮了寝殿。血海倏然间消散得无影无踪。

紧接着是一阵脚步声,声音很轻也很杂乱,应该是有很多人的缘故。

再接着是轻微的哭泣声。司马昭能够听出是哪些人。

“炎儿来了,攸儿也来了。还有贾充,何曾,荀勖,石苞......曹孟德你看到了吗?现在魏国满朝文武都已经是我司马家的人。我长子司马炎性情平稳,不近女色,有人君的气度。我选他做世子,天下统一指日可待,司马家将创造一个绵长的太平盛世。”

很快,人群退了出去,殿门又重新阖上。司马昭用尽浑身力气悄悄偏头,看到一朵烛火极为安静地立在烛台上。

烛火的光芒在空气中散开,幻化成两个人影。

“父亲!兄长!你们看到了吗?你们穷尽一生没有完成的事业我替你们办到了!”

突然,殿内一阵风起,烛火剧烈地跳动起来,人影随之消散。

一个憨头憨脑的小孩从暗处走出。司马昭看着小孩,小孩也看着司马昭。

“原来我孙儿司马衷,听炎儿说他非常聪明,是司马家未来的希望。”

“爷爷,这盏灯快灭了,我替它加些油。”说罢,司马衷拿起一杯水朝烛灯走去。

“嗞!”

......